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名记忆守望乡愁多少古道被淡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2 21:46:06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多少古道 被淡忘?

闽南网3月16日讯 凤山春晓,朋岭留云,8个字,道尽泉州古道多少事。

从凤山古道和朋山古道说起,今天的地名记忆,尤为沉重。

“才添新绿雨初晴,裙屐风流逐队行”“香火岳祠杂佩环,衣香鬓影翠微间”“游女如花逐队来,短裙窄袖发陪鳃”,有春色有佳人,凤山曾如此春意淋漓地铺展在泉州的东门外。

可能很多泉州的年轻人会打断问一句,你说了这么多凤山、凤山古道,我周末能自己去看看吗?

当然。但面对孤零零的急公尚义坊,无边春色也染上孤寂吧。

泉州文化工作者郑剑文先生说,有“坊林”之称的泉州,数百座牌坊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被淘洗殆尽。从民国初年拆施琅将军坊,1921年拆城拓路,仅南门一带就拆了20多座,最后拆到了凤山古道上的140多座古牌坊。卸下来的精美构件,大都被敲碎充作铺路石子……

历史有时是该俯下身子来认知的,拼凑起碎片化的文化记忆,心痛又唏嘘。这种唏嘘,有时就像文化爱好者杨清丽重走朋山古道后的那份感慨,“脚下已看不到路。古道,只有芳草相伴”……

泉州古八景,泉州历史上十大景,是不是真的只剩下轻描淡写的四字记忆?如果失去的我们无力改变,那,那些四字风景里长存的地名记忆,是不是还来得及写下来?

以下是我们《地名记忆 守望乡愁》的四种联系方式:电子版投稿请发送至邮箱1501629725@qq.com;手写版稿件请在文末留下联系电话平邮寄送至:泉州市泉秀街恒祥大厦16楼海峡都市报编辑部;口述、推荐地名故事,请拨95060;微信联系请关注公众号“花巷”。

读者投稿文章不代表本报立场,有争鸣和争议,也欢迎通过以上四种方式指正。

坊林远去 凤山春晓寂寂

郑剑文

有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极具视觉冲击力:近处是茂密的榕树,远处是巍峨的山峦,一条古道隐约地穿行在一片杨柳之间,一行长长的古牌坊蜿蜒而去,直抵远处的古城墙,两座古塔傲立城中,让人极易辨认出那是泉州古城。照片是1926年一个叫艾克的德国考古学家拍摄的。

当年的凤山古道牌坊群

厦门大学教授张星烺在《泉州访古记》中写道:“街中石牌楼甚多,难以枚举,皆表旌官吏功勋、士子学位及妇女节孝,驰车远望东门外石牌楼如森林状,诚壮观也。”泉州素有“坊林”之称,据清道光《晋江县志》记载,泉州古城内外共有牌坊399座,其中宋坊99座、明坊172座、清坊128座,凤山古道上就林立着140多座。

清源山东麓又叫东岳山,东岳山东西各有一低缓山坡向中倾斜,势如金凤展翅,故此地又名“凤山”。千百年来,在凤山脚下的古驿道边,留下太多关于泉州的传说。

它是泉州古八景之一的“凤山春晓”所在。“门前寒水青铜阙,林外晴峰紫帽孤。说得南坨通柳浪,依稀全是辋川图。”朱熹咏叹它的无边春色,国画大师李硕卿也画过《凤山春晓》,桃色嫣红,溪水萦绕,琼台楼阁,有蓬莱之意。

当年的凤山古道牌坊群

民居密集、商铺林立、车来车往,颇具闽南市井味,这是尚未拆迁时的凤山古道。1955年,东门外至凤山一带数十座牌坊被纳入拆除名单,这些牌坊大多是贞节牌坊,拆得特别彻底,那些刻有名人雅士题字的匾额大多被砸碎,以充作兴修农田水利的石料。

历史有时是该俯下身子来认知的。古驿道如今大都被各种建筑所侵占,很难辨认出原来的模样,只在施琅墓道碑附近可找到一段近百米的古道,以此标示古驿道的走向。古道西边曾发掘出的那些石础石槽,应是那座始建于唐初,号称“寺僧千人,陇田百顷”的泉州南少林遗址吧?古道东边曾发现的石柱石鼓,应是那座始建于盛唐,曾作为士大夫东行送别之所的七里庵石塔构件吧?而古道北边那座始建于南宋,号称“万山第一”的道教圣地东岳行宫也只剩主殿。

当文化成为碎片,关于文化的记忆就只能拼凑了。还好,急公尚义坊没有成为碎片。上世纪七十年代,因工钱谈不拢,它得以侥幸保存下来。急公尚义坊建于公元1715年,是清康熙帝为表彰文渊阁大学士李光地的七世祖李森而建的,牌坊上“急公尚义”匾额还是康熙亲笔所题。牌坊为三重檐歇山顶楼阁式石建筑,是泉州石牌坊的代表之作。可以说,一座牌坊就是一个家族的丰碑,也是一座城市最为厚重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假如,泉州古城内外那300多座古牌坊尚在,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叹为观止!我们肯定再不会为“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的后半句而底气不足了。站立了几个世纪的一百多座牌坊,那不就是一条悠长的历史走廊吗?

所幸,碎片化的记忆没有彻底消失,附近这一个个牌坊与一座座庙宇,都留在了故事里。泉州少林禅寺“三兴三焚”、七里庵里北宋名宦韩琦“避雨认母”、皇绩山上南宋丞相梁克家“五虎朝金狮”、凤山下江夏侯周德兴“铰刀剪芙蓉”……我仰望着古老的牌坊,古老的牌坊守望着这座城市。有些东西往往消失了才觉珍贵,变成碎片后才想修复,即便如此,还是值得庆幸,至少证明了文化的意识已经唤醒。

牌坊曾作为一种文化的标识屹立在岁月流水中,已经很多人不知道凤山古道曾存有那么多的古牌坊了。如今,凤山古道上正在兴建一个大型楼盘,我想,当效果图变为实物时,眼前的景色应不逊色于消失了的“凤山春晓”图吧。但愿如此!(原文有删改)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芳草相伴 朋岭留云何在

杨清丽

早就听说泉州清源山西麓深处,一条古朴的小道——朋山古道越过朋山岭直通双阳河市,是泉州的古官道,也是到福州的必经之路。新中国成立伊始,一条公路经河市至泉州,人们可以乘车进城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朋山古道已是人迹罕至。

一、陈三桥

我从古官道东面的丰泽区群山社区上村村口,开始丈量朋山古道。才走几步,就看到一座被老榕树覆盖的水泥桥,树下立着一块“陈三古桥”石碑。询问村中老人才知,不是树荫桥,而是宋代古桥横跨在一棵独木成林的大榕树,分成七根枝干,左四右三地撑起一座桥。低头向下望,古桥桥基历经沧桑,清冽的山泉水从桥墩下流过,据说当时陈三偕五娘返乡,就在此桥上停留过。

二、将军墓

走到上下村的左后方,迎面的山头就是朋山岭,当地人习惯叫将军山,说是山下有一座清朝将军墓。踏着古道,脚步还没迈开,就在民房后见到一只大石鼋(yuán)趴在荒草荆棘之上,鼋背上驮着的石碑已不见踪影。

往上走,跨过一垄龙眼林,一对披着甲胄的石马分列在残破的墓埕两侧,石马身上的雕刻纹理清晰可见。站着的石马边还有一尊头戴钢盔、身披重甲、双手按剑的石像,仰面朝天地躺在树阴下。我好奇地用卷尺量,有3米多长呢。

在龙眼林前放羊的老阿伯介绍:“这是清朝的苏明良将军墓。苏将军曾跟随施琅收复台湾,两家的子女还结成姻缘呢。”我查了资料才知道,苏明良将军是中国第一个提出禁毒的人,比林则徐早了一百多年。苏明良将军在福建陆路提督任上去世,乾隆帝赐葬于清源山支脉状似狮子头的朋山岭南麓,村民们形象地称为“将军披铁甲”。

三、运使宫

继续前行,才发现脚下已看不到路。在山边劳作的阿婆说:“朋山古道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走过。如果实在想去,就穿过朋山岭隧道,从双阳岭脚村的水泥路直通玉泉广济寺。”

我们听从阿婆的建议,来到建在朋山古道边的广济寺。寺中一汪书有“甘泉”两字的山泉池边,一座寺庙书联如此:守忠旌吐金朋山,护正法德封大帝。横批:“朋山古迹”。庙里的霞姑说:“这是祀奉陈三兄长陈伯贤的运使宫,从原址迁移而来。”我想起来了,《清源山传说》记载,时任广南运使官的陈伯贤奉召进京,途经泉州想回家探亲。没想到,家被人买通官府以谋逆之罪查抄。陈伯贤站在朋山岭上,遥望家园一片火海,万念俱灰下与妻子吞金自尽。后来,乡人在朋山岭上建一小庙以祭祀陈运使,叫运使宫。

四、古牌坊

回程路上也收获惊喜。新修的水泥路边藏着一座古牌坊。古牌坊左边立在路沿,右边有一半埋在土中。牌坊上的刻字模糊不清,顶盖、横柱已不知去向,宽5到6米,高5米左右。这座古牌坊是不是道光版《晋江县志》中记载的朋山岭旌节坊呢?四周寂寂,山下找到一位菜农,他说:“这一带现在都属于坪山社区,以前称福建省泉州市北门外四十一都古镇村。”我从网上找到了泉州民间画师张和平在上个世纪90年代绘的《朋山旌节坊》比较,相似度很高,但还是不敢确定,希望有文史工作者能揭开这一谜团。

古道,只有芳草相伴。泉州历史上十大景之一的“朋岭留云”,再也难以寻觅。惆怅地站在闲草野花中,我脑海里浮现出弘一法师的那句歌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原文有删改)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昨天晚上9点多,一名59岁患者被急救车从泉州永春转院到福建省立医院南院急诊室,送到医院时,老人已经昏迷,并且呕吐,全身发紫,据家属说,老人中午和朋友在家喝茶,期间突然头冒冷汗,呕吐,随后就出现了昏迷不醒,究竟老人得了什么病,我们现在就去看一下。

患者处于昏迷状态

记者赶到福建省立医院南院急诊科的抢救室时,患者已经被插管接上了呼吸机,医生正在为患者插入胃软管。

据了解,患者今年59岁,中午在家和朋友喝茶、聊天,突然觉得难受冒冷汗,随后出现呕吐,全身发紫,过一会就出现了昏迷的症状。

医生:病因尚不明

喝了一杯茶为什么就呕吐,全身发紫,最后还昏迷不醒?难道这些病症都和喝茶有关吗?医生说,什么病因和诱因目前尚不明确,他们只能先进行抢救,稳定住病人的生命体征,为后续的治疗、确诊,争取时间。

据了解,患者之前身体状况一直比较好,因此,从来没有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这次深度昏迷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检查。医生提醒:中老年人应定期到医院体检,发现一些尚未出现症状的隐匿性疾病,这样可以做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提高疗效。 帮帮团记者报道。

闽南网3月12日讯 在昨晚播出的《最强大脑》第三季中,中国队PK英国队。

泉州小伙苏清波代表中国队,挑战英国队长、脑力界卫冕记忆之王、有“记忆超人”之称的本·普里德摩尔。二人在“拆弹专家”项目比拼脑力,最终,苏清波战胜对手,为中国队拿下宝贵的一分。

苏清波最终胜出“记忆超人”本,为中国队赢得一分

泉州小伙轻取英国记忆祖师

本·普里德摩尔是英国德比市的一名注册会计师,同时也是英国家喻户晓的“记忆超人”,作为世界顶尖的脑力大师,他曾多次在英国本地和世界性的记忆锦标赛中夺取冠军,是英国记忆界的领导人物,被记忆界尊称为祖师爷级人物。

昨晚挑战的项目名为“拆弹专家”:现场一共100枚炸弹,红色区域50枚、蓝色区域50枚,一边需要剪断红线,一边需要剪断蓝色,记忆时间为5分钟。其难度在于炸弹顺序会被嘉宾任意打乱,两人需根据之前记忆,从左右两侧开始进行炸弹拆除,拆除成功亮绿灯,拆除失败亮红灯,过程不可跳跃,至两人碰面,拆弹行动结束,安全拆除炸弹数量多者胜,若数量一致,则由国际评审定夺胜负。其中最难的部分是每个炸弹都有四个颜色。记忆的精准度将会影响他们后面拆弹的准确性。

当得知挑战对手是本·普里德摩尔时,苏清波放出豪言:“接受多大诋毁,就能接受多大的赞美。今天的胜利属于我。站在这里,不仅仅是运气的问题,不管对手是谁,我都不会手软。”立即博得现场观众的呼声。

嘉宾陶晶莹肯定了苏清波的能力,但一方是脑力界祖师级人物,一方是脑力界的新秀,她依旧替苏清波担心。

伴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苏清波和本分别从两边开始剪线……时间结束时,苏清波以剪断54根线、错5根的成绩,最终击败剪断46根线、错6根的本。

回想起工作人员检查赛果时的情景,苏清波笑着说,心里有一点发慌紧张,担心后面出现错误答案。在节目中,苏清波把自己的胜利归结于运气好,本却“回驳”:“我认为没有运气。”说完,脱帽致敬。

一本“法则”敲开记忆大门

昨日上午,苏清波接受了海都记者的专访。

苏清波说,这次播出的节目共彩排了3次,父亲也在节目录制现场。不过,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担心父亲会影响他的发挥,一直安排父亲在家属区域看现场直播。他听说,父亲在看到工作人员数炸弹时,十分紧张,始终紧紧捏住沙发扶手。

苏清波今年23岁,曾在晋江毓英小学念书,高中就读于泉州台商区嘉惠中学。2014年10月,他在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总决赛中拿下成年组亚军,冠军为同样来自泉州的郑爱强;12月13日,二人在海南落幕的第23届世界脑力锦标赛中获得“世界记忆大师”称号。

苏清波说,他做事讲究效率,喜欢找到好的方法。大三准备考研时,他希望能寻求一种高效的学习方式来掌握知识,轻松地备战研究生升学考试,其间他买了一本关于记忆法的书籍,却被书中介绍的神奇记忆方式和人物给吸引住了。在书中,他得知了“世界记忆大师”和“世界脑力锦标赛”,他开始尝试着自学书中的方式记忆扑克牌,第一次竟只用了3分半钟,也引来了大学舍友的惊奇。这一次小“成功”却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兴趣,他决定进入脑力界。(海都记者 花蕾 张凯航 文/图)

滑石粉

审讯室墙面防撞软包

回收CPU

徒手整形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