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产业国际化需要新思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52:03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石油产业国际化需要新思路

中国页岩气网讯:目前,我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出50%,石油产业国际化的风险和挑战不断加大,这意味着必须重新审视现有的油气投资政策与环境,以便在“十二五”油气规划中制订出更加切合实际的全球经营战略。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油气专家、国际石油谈判家协会石油投资顾问徐小杰。

“稳定国内、发展国外”

中国能源报:国家能源局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了51.3%,首次超过50%这一心理防线。您能否对这一变化和趋势作一个简要评论?

徐小杰:正如我过去10多年来一直预料的,我国的石油进口量一直以超出人们正常预测的速度增长。2009年的进口依赖超过50%是预料之中的。其意义重大,最重要的一条是:当我国的进口比例达到和开始超过50%的时候,必须重新审视我国的能源安全战略。至少要在石油战略上,由原来的“国内为主,国外为辅”,或仅仅“稳定东部、发展西部”,进一步发展为“稳定国内、发展国外”,积极参与国际油气大分工的综合战略。

从近10年的发展趋势看,中国石油产业的总体状况是良好的。首先,国内油气储量持续增长,勘探开发具有较大的后劲;天然气日益成为新的增长点;油气基础设施获得了长足发展;国内市场基本稳定,以内需为主的发展势头良好。同时,我国的国际化经营的步伐顺利推进。近10年来,几大国有石油公司积极参与国际油气投资与合作,在油气勘探开发、跨国运输和下游加工利用等领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

尽管如此,随着工业化步伐的加速,国内油气供需缺口继续增大,对外依存度超过50%。由于进口规模增大,原油价格已与国际接轨,国内石油产业受外部因素的影响很大。风险不言而喻。我国的对外战略、石油外交、国内的投资贸易体制、人才机制和多文化管理能力还未能完全适应全球化的竞争和不断变化的国际市场的需要。今后,我国能否继续在国外保持较快的发展,是一个更大的问号,也存在不少的担忧。

进入2010年后,我国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又面临更加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必须认真审视我国未来5-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发展思路和综合战略。正如我早在2004年就已经提出的,中国必须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寻找解决我国油气安全问题的综合方案。如今,这一点应该成为我国制定“十二五”能源工业发展规划的一个重要思路。

产业国际化的挑战

中国能源报:既然中国石油产业活动已经逐步全球化了,那么从大格局上分析,未来活动和发展主要会受到哪些方面的牵制?

徐小杰:从全球化的大背景看,中国石油产业的发展与全球油气地缘战略格局的变化和我国的地缘政治定位密切相关。全球油气格局的重大变化必然对未来我国石油产业的国际化经营和我国的油气供应安全形成深远的影响。冷战结束后,从马格里布以东到波斯湾、里海、西西伯利亚、东西伯利亚,直至俄罗斯的远东地区连成了一个巨大的石油供应地带。这一地带的天然气资源占世界总量70%以上,石油占60%以上,堪称石油心脏地带。这一变化对世界油气投资、贸易、价格具有重大影响,实际上确定了欧亚大陆油气地缘政治的格局。

进入21世纪后,随着油价持续上升,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些区域的资源国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对外合作,逐步开始调整本国对外油气合作政策,对过去几十年来的油气合作模式提出了挑战。例如,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等南美国家,在左派领导人的主持下,提出以本国为主导的合作模式,在南美形成了针对西方的油气权力中心。中亚地区在西方支持下打破了俄罗斯对该地区的完全垄断,实际上形成了对抗俄罗斯的新的油气权力中心。

与这两个地区和资源国略有不同的是,对外合作、私有化模式仍然是目前非洲的主调。但是,近几年来一些资源国不仅欢迎外国公司参与上游资源开发,也鼓励外国公司参与下游开发,把参与下游开发当作上游合作开发的条件。同时注重培养当地的经营能力,逐步把管理权由外国公司转移到本国。这些变化主要发生在尼日利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利比亚等国。

中国能源报:除了石油心脏地带形成和新油气权力中心的影响外,中国石油产业的国际化经营还应该注意哪些新变化?

徐小杰:除了以上格局性的因素外,国际油气前沿地区和领域的争夺日益升级。这里所说的前沿地区包括沙漠深处等新内陆石油开发区、东西伯利亚等未开发地区、北极、深海;前沿领域为重油、油砂、页岩气、煤层气等诸多非常规能源。这些地区和领域已经成为国际石油大公司的战略目标。目前,国内的石油公司十分热衷于收购国外在产的常规油气资产,而在这些前沿地区和领域活动甚少;比较热衷于能够尽快形成产能和经营业绩的项目,而对公司和国家长远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关注和先期投入不足。

另外,在国际化经营中,我国的石油公司面临着日益复杂的国际关系形势和资源国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围绕油气开发带来的不断升高的地区和国际社会的期望、利益相关需求、非政府组织的透明度监测程度以及政治、环保和文化等方面不断增大的压力。这些新变化都会影响和制约包括我国石油公司在内的任何外国石油公司的生存与发展。必须不断提升国际化的经营管理能力,特别是应对风险和参与全球资源治理的能力。

推进石油外交工作

中国能源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如何加大充分利用好国际石油资源的步伐?

徐小杰:首先,在贸易方面,要建立全球化的石油贸易体系。现在我们只有进口,而没有形成全球化贸易体系,没有相应的制度。同时,要加快国内外油气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跨国油气管道建设和重大战略储备设施建设。今后中国的石油进口规模很大,必须通过战略运作,加大力度建设从周边和中东产油国进口石油的长输管线和相应设施。

其次,今后的对外合作既要强调我国与资源国、我国公司与伙伴之间的双赢互利,也要突出多边对话和协调;在适当的时机,超越双赢互利,强调巧合作,扩大对外合作的战略优势。鼓励多边力量积极参与国际油气领域的对话与交流,提高我国战略和政策的透明度和影响力,为我国石油公司和投资者参与国际油气大分工创造良好的环境。

中国能源报:中国现阶段的石油外交具有哪些特点呢,您认为其今后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徐小杰:石油产业国际化经营的不断发展推动了我国石油外交的发展。反过来,石油外交在我国石油产业的国际化方面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近年来中国石油外交已经由比较突出政治外交和大国外交,逐渐转向政治与经济相结合,外交为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的方向。

但是,我国现阶段的石油外交主要是高层推动型和职能部门型的外交。相比之下,综合和多元外交特点不突出。这种石油外交难以完全适应今后不断变化的国际油气地缘政治形势。许多国际民间外交活动和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在中国找不到对应的交流对象和场合,而抱怨不断,从而对我国的透明度产生了不应有的怀疑。必须认真研究包括公司外交和民间外交在内的综合和多元外交体系的构建问题。

同时,在现阶段我国的石油外交中,双边合作和双边外交突出,而多边外交相对滞后。在诸多地区和国际组织场合,中国的石油外交声音比较弱。这导致我国在多边场合难以发挥作为负责任的大国的作用。随着油气问题地区化和全球化的增强,今后多边石油外交将更为重要。

阳泉定做西装

曲阜职业装设计

衢州西装设计

富锦工服订制